当前位置:首页 --> 少儿书评 --> 正文

《论读书(三题)》:一个读书人的真情告白

时间:2013年06月05日 15:16 来源:宁波日报


 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读书?这几乎已经成为当今许多读书人面临的一个现实之惑。最近读了著名学者周国平新著《论读书(三题)》,颇有眼前一亮感。

  《好读书》是《论读书》开篇。这个“好”,指习惯,是爱好、嗜好、癖好。读书要不要癖好?周国平认为是要有的。在他看来,一个没有癖好的读书人,或难称为真正的读书人。或许有人担心,读书成癖,岂不成了书呆子?“和别的癖好相比,读书的癖好能够使人获得一种更为开阔的眼光,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世界。”显然,一个有着如此眼光和世界的人,他只能是真正的读者,而不是呆子。“好读书”是一种感觉,不是读书破万卷或一头扎进书堆里,而是“读书已经成为生活的基本需要,不读书就会感到欠缺和不安”。“好读书”也是一种身份,这身份就是读者。“历史上有许多伟大人物,在他们众所周知的声誉背后,往往有一个人所不知的身份,便是终身读者,即一辈子爱读书的人”。一个人一生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身份,在周国平看来,假如他在拥有这些身份时“不同时也是一个读者,这个人就肯定存在着某种缺陷”。

  “闲静少言,不慕荣利”,在周国平看来,好读书还要有一颗安静的收得住的心,要出于真性情而读;“那些躁动不安、事事都想发表议论的人,那些渴慕荣利的人,哪里肯甘心于自个儿会意的境界。”

  书是人类精神文明的集大成者,“而读书就是享用这些成果并把它们据为己有的过程”。纵观当今社会,阅读者大致可分为三类,一类是轻阅读,一类是硬阅读,另一类就是像周先生那样,能够静下心来读书的纯粹阅读者。轻阅读就是务求速度和涉略面而不求甚解,蜻蜓点水,乃至只读图而尽量少读字;硬阅读是指抱着某种现实目的而阅读的人,如为求学历、谋职业、考职称等;显然,眼下能静下心来认真读一本书的纯粹读者已经越来越少,许多曾经的这类读者在不断向轻阅读、硬阅读分流。这里有时代的原因,有社会氛围的原因,更有个人心态原因。

  “电视和网络更多地着眼于当下,力求信息传播的新和快,不在乎文化的积淀。”这是周国平对现代传媒和网络的定位,“互联网是一个好工具,然而,要把它当工具使用,前提是你精神上足够强健。”为此他忠告青年人:“多读书,少上网。你可以是一个网民,但你首先应该是一个读者。如果你不读书,只上网,你就真成一条网虫了。”

  《读好书》无疑是对阅读书目的淘选。现如今,书市日见萎缩,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却是出版物泛滥,难免泥沙俱下,“许多书只是外表像书罢了”,开卷不一定有益,读书不慎甚至可能深受其害。选好书读好书显得尤为重要。“从一个人的读物大致可以判断他的精神品级。”

  书籍无数,而人生有涯,没有人能单凭一己之力从中筛选出最好的作品来。对此,周国平并没有为我们开列书单,而是忠告:一是要读那些永恒的经典;其次是永远找最好的书读,用心寻找自己认为最好的书,而不是追随旁人或媒体推介的所谓畅销书和时尚书;此外便是“直接读原著”,“大师绝对比追随者可爱无比也更加平易近人,直接读原著是通往智慧的捷径。”

  读书的最终目的是为了“自我”觉醒,而后更“自我”,这是周国平在《怎么读》中反复论证的一点。这个“自我”并非世俗行为中的自大和唯我独尊,而是精神、思想领域的一种存在意识。一个没有“自我”觉醒能力的人,读书无益。“自我是一个凝聚点。不应该把自我溶解在大师们的作品中,而应该把大师们的作品吸收到自我中来。对于自我来说,一切都只是养料。”“书是人生的益友,但也仅止于此,人生的路还得自己走。”一本书的价值体现在“它是激发还是压抑了自己的创造力。”

  至于怎么读大师的书?他给的建议是:“不求甚解,为我所用。不求甚解,就是用读闲书的心情读,不被暂时不懂的地方卡住,领会其大意即可……为我所用,就是不死抠所谓原义……你的收获不是采摘某一个大师的果实,而是结出你自己的果实。”

  周国平的《论读书(三题)》,说得清楚,述得透彻,读来并无卖弄或炫耀学问之嫌;文不长,字不多,好读不累,个把小时就能通读一遍,却意味深长,那是一个读书人对读书人的真情告白。(寒石)


编辑:刘晓彤  作者:寒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