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-> 品读经典 --> 正文

贾宝玉受到的伤害一言难尽

时间:2017年08月28日 10:54 来源:中国文明网


说到人物的丰富性,中国古代的长篇小说,除了《红楼梦》以外,大体上都是一分为二,写忠和奸的矛盾,写贞节和淫荡的矛盾,写清官和贪官的矛盾,写昏君和忠臣的矛盾……都是非常清晰。偏偏这个《红楼梦》有点说不太清楚。比如说贾宝玉,大家知道他是很可爱的一个人,一个帅哥,可是对这个贾宝玉也有很多并不能算正面的描写。比如说他回家回来晚了,敲了一会儿门,没有人及时给他开门,袭人过来给开门,一开门他先一脚踹过去,把袭人踹伤了。这点无论如何不可爱。

林黛玉更不用说了。林黛玉那么可爱的一个人,又聪明,又深情,又不计较那些功名利禄,可爱得不得了。可是她对刘姥姥的态度非常恶劣,她根本不拿刘姥姥当人,说刘姥姥是牛,是母蝗虫。这点她连王熙凤都不如,王熙凤一听刘姥姥跟这贾家沾亲,很注意善意对待。刘姥姥这人也很聪明,会公关,表面上说的是傻话,而实际上她哄着你笑,让你高兴。

我读《红楼梦》还有一点难解的地方。“搜检大观园”是一个极重大的事件,是对青春的屠杀,对人性的征伐,是大观园从美好赏心到零落肃杀、贾府从荣华富贵到树倒猢狲散的拐点,而号称叛逆性强的宝玉黛玉在事件中一声都没有吭,倒是被一些评家视为封建主义维护者的探春声泪俱下地对这种“自杀自灭”的举动进行了上纲上线的痛切批判,还有晴雯与司棋用生命与封建主义的蛮横镇压进行了殊死搏斗。娇贵的少爷小姐们的叛逆,靠不住啊!

尤其复杂的是关于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判词,就是太虚幻境对她们俩的概括描写是合二为一的,所以大学者俞平伯有“钗黛合一”论。“钗黛合一”论自1949年后一直被新红学所批判,但你批判它半天,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两人合着写。文学人物的描写有不同的说法。从现实主义的观点看,两人当然不是一个人。如果你从表现主义的观点上看,用中国的语言说,就是你不是从如实写作而是从如意写作的角度研究;也就是说所有的人物都是你意向的一种表达,那么这两人之间又有某些共通性,有让人难分难解的一方面。这个是可以考虑的。你不一定完全信服这种说法,但你不能不正视这种说法。

我有一点与众不同的看法。比如咱们所有的专家都说,贾宝玉这人反封建,他对入仕啊,对功名,对仁义道德啊,光宗耀祖啊,没有一点兴趣。可是我老觉着不完全是这样,为什么呢?这贾宝玉他有点邪,别人一说你要好好学四书五经啊,你将来也要光宗耀祖啊,他就受到极大的伤害,他发疯、他骂人。史湘云多可爱的人啊,是吧?周汝昌老先生表示过,他一辈子最喜爱的女子就是史湘云。可是史湘云刚劝两句,说二哥你也看点正经书,贾宝玉马上瞪起眼来,坚决不接受。那意思就是咱们俩说不到一块,你少给我讲这一套。提到修齐治平功名富贵,他有一种几近歇斯底里的受伤害感。这个伤害是哪儿来的?我认为只能解释为是从他的前身来的。他的前身是什么呢?是女娲补天的三万六千零一块石头中的那块不被使用的石头,他是多余的石头。俄罗斯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中最精彩的一个典型,就叫多余的人。贾宝玉是多余的石头,也是多余的人。他实际上对自己进入不了体制,在社会上没有位置与意义的事实痛心疾首,书上说宝玉的前身石头认为“独自己无才,不堪入选,遂自怨自叹,日夜悲号惭愧”。

今天的读者可能不在意宝玉的前身,然而在《红楼梦》里,此生来生,此岸彼岸,它是浑然一体的,多余石头的身份与心态,主导了聪明灵秀贾宝玉的一生。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,无才补天的故事是荒诞无稽的嘲弄、自嘲,对于《红楼梦》的时代来说,无才补天是宝玉创巨痛深的流着鲜血的伤口。这个幻想的女娲故事和实际的贾府故事,是一脉相承的。

我们知道,一个人对一个事儿完全没有兴趣,他不提才是最没有兴趣。很简单,比如说你有一个异性朋友很喜欢你,但你不喜欢他(她)。你只需要说一句话,就是“咱们俩不合适”,而不会是一次一次地说起来没完:“咱们怎么能合适呢,咱们俩无论如何也不合适啊……”他(她)如果这么说的话,就是对你有兴趣,放不下。再比如说有的人说自己一向与世无争,没完没了地说,这也可疑。你与世无争的话,你就应该和那个认为你与世有争的人也不争。人家一说你与世有争,你急了。你写一本厚书,说我从来与世无争,这像与世无争的样吗?

所以贾宝玉也是一样,一谈功名富贵啊,他的表现是一种病态的被伤害感,是一种被迫害的感觉,为此他太痛苦了。

贾宝玉还有一个最有趣的事儿:他生下来时,嘴里头含着一块玉。这个从产科学或者是儿科学上是绝对讲不通的。所以胡适先生在给高阳的信里头嘲笑,说曹雪芹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,你看他写这个贾宝玉含着玉而生,这样的人又如何谈得上“自然主义”呢?

虽然现在胡适的行市不错,但是呢,你说那个含玉而生是由于没受良好教育,未免忒外行了一点。含玉而生这一笔其实很重要,既牵扯到贾宝玉的前生,又牵扯到他的归宿,还牵扯到他和林黛玉的婚姻能不能成功。玉是一个命运的标志,叫做“命根子”。林黛玉一出场,与宝玉一见面,宝玉就问她,妹妹有玉吗?林黛玉说我哪儿有啊,话音未落,贾宝玉跟疯了一样,把那玉就往地下砸,拿脚踩。这么受刺激啊!为什么呢?这一句有没有玉的问话已经说明了他和林黛玉身份的区别、处境的区别、命运的区别,还有他们的爱情注定不可能成功。(王蒙)


编辑:黄影洁  作者:王蒙